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洪山廣場附近的陀螺愛好者
  圖為:武昌火車站東廣場的陀螺愛好者
  圖為:白沙洲一小區地面上,有人寫了“人活一張臉”的順口溜,抗議打陀螺擾民
  本報記者周丹 劉孝斌 吳質 攝影:記者王永勝
  前不久,武漢一小區為防止打陀螺發出的噪音擾民,在廣場地面鑽了近2000個小洞。本報報道了小區物業這一“狠招”後,引發市民熱議。一些外地小區甚至準備效仿這一做法……記者近日走訪發現,小區因打陀螺而產生的矛盾越來越常見。一邊是眾多居民抱怨陀螺抽鞭聲擾民,另一邊是陀螺愛好者們的健身需求。有辦法化解這些矛盾嗎?相關部門又有什麼觀點?
  探訪
  物業祭出鑽洞狠招
  “陀螺戰爭”持續半年
  近日來,江岸區東立國際小區的許多業主們仍在擔心:好不容易消停了幾天的陀螺聲,會不會像之前一樣卷土重來?這個擔憂,主要是緣於小區業主與陀螺健身者們近半年來的紛爭不斷。
  從今年5月開始,二三十名陀螺愛好者們,來到東立國際小區門口的廣場上鍛煉。每天傍晚六點半開始,鞭打陀螺的響聲不斷。10多位老年業主受不了,多次與物業、居委會以及廣場使用方軍休所溝通,並先後6次拉出橫幅,但陀螺愛好者依然未罷手,每次與他們交涉後,消停幾天便又故態重演。9月,軍休所與物業在廣場地面上鑽了近2000個小洞,阻止打陀螺噪音擾民。
  沒想到,陀螺愛好者們趁著夜裡,將水泥註入了廣場中間的約300個小洞內,次日便又來打陀螺。因不滿鑽洞,他們更是跑來揮空鞭泄憤。業主們氣急找其理論,雙方多次發生衝突。業主羅婆婆說,跟鞭陀者實在無法溝通,她們多次撥打110報警,民警出面也調解過,但效果甚微,每次都是停幾天便又開始了。
  因離得近,6棟業主受到的影響最大,她們甚至從自家陽臺上,往下扔雞蛋扔菜葉,還將煤球搗碎,準備隨時與鞭陀者“開戰”。6棟業主易爹爹今年82歲,老伴何婆婆80歲,兩年前做了心臟搭橋手術,醫生囑咐需靜養。每次鞭陀聲響起,何婆婆心臟便受不了,家裡備了氧氣瓶,隨時準備輸氧。看著老伴難受的樣子,易爹爹心如刀割,他和一幫爹爹婆婆找到軍休所負責人,邊流淚邊訴苦,甚至下跪請求軍休所出面,終止這場紛爭。
  軍休所和物業協商後,又出面掏空了被堵的約300個小洞,並與這群鞭陀者的領頭人多次做工作,業主們這才又迎來了一段平靜的日子。
  面對業主們的指責,陀螺愛好者也有著自己的委屈,他們說,因為愛陀螺,他們的鍛煉場地已被驅趕著換了4個地方,他們想不通:想健身怎麼這麼難呢?
  陀螺擾民矛盾頻現
  小區廣場是投訴焦點
  24日晚7時許,記者來到洪山區鑫宇花園小區。剛進大門,就聽到陣陣鞭陀聲。在小區廣場一側,幾位婦女正在揮鞭打陀螺。
  在廣場的大理石地面上,白色油漆寫著幾行字:“人活一張臉,樹活一張皮。小區活動廣場不是一部分人的,是所有人的空間。”
  物業人員介紹,這些字是9月有人半夜寫上去的,最開始還寫有“誰打陀螺,全家×××”等詛咒文字。為了阻止居民在廣場上打陀螺,有居民從樓上往廣場上扔垃圾;也有居民趁人不註意,將廣場的照明燈電線剪斷。民警幾次接到報警前來查看,但因為沒有實際衝突,只好建議雙方多溝通。“我們每天都是晚上6點開始,7點結束,早上和白天從來不打。”說起打陀螺遭到的阻撓,69歲的楊師傅顯得十分氣憤,“我們特意選擇在晚上,正是居民做飯吃飯的時間。早上打影響別人休息,白天打影響旁邊幼兒園的小朋友上課,晚上7點以後學生要做作業……”楊師傅稱,如果哪個居民有意見,歡迎當面提意見,不要背後使拌子。
  在東西湖區常青花園社區,社區管委會也不斷接到居民關於陀螺噪音的投訴。社區在廣場豎立了告示牌,寫明“夜間噪聲不得超過30分貝,請合理鍛煉勿擾他人休息。”等字樣。
  記者連日來走訪還發現,除居民小區外,洪山廣場、武昌火車站東廣場等一些公共場所也有不少陀螺愛好者。相比小區而言,公共場所因未打擾居民休息而投訴較少,只是周圍行人有些抱怨。
  調查
  多數市民認為“要好好管管”
  對於打陀螺的矛盾,武漢市民怎麼看?記者在漢口友誼路、武昌中北路隨機採訪了31位市民,22位市民明確表示:愛好打陀螺並沒有錯,但鞭陀噪音確實很大,影響到了他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,這就不對了。市民章先生說,他曾住在硚口天順園小區,小區里也有一群陀螺愛好者,每天早晚打陀螺噪音很大。今年4月底,社區工作人員挨家挨戶上門,給鞭陀者們做工作,持續上門多日後,總算說動了他們。還有市民提出,希望多修一點公共場所,如公園、綠地等,讓鞭陀者能夠儘量離小區遠一點,中間修上小樹林或綠化帶,兼顧寧靜與娛樂。
  還有近三成市民對陀螺愛好者表示了理解,他們認為,鞭陀者多半是退休的老人,平時空閑時間本就多,鞭陀的門檻也比較低,“大家應該更寬容一點”。
  看法
  打陀螺到底應該怎麼管
  今年3月1日起,依據《武漢市城市綜合管理條例》規定,在街道廣場娛樂集會噪音,居民可撥打110反映,由公安部門介入調解;而在公園晨練、文娛演出造成擾民的,則可找園林局投訴。
  武漢市園林局工作人員介紹,根據《公園噪聲管理暫行規定》,城市公共綠地上,禁止打鼓鳴鑼、甩鞭等噪聲污染大的活動。對於違反規定的個人、團體可處以100至500元罰款。他們一般只是進行勸阻,目前並未真正處以罰款。
  有民警表示,小區打陀螺噪聲擾民的投訴不少。由於投訴難以構成治安案件,當事雙方往往都是老年人,民警處理起來力度也有限。最常見的處理是對當事人做筆錄、勸說並訓誡等,工作重點是防止事態失控,所以難以從根源上解決問題。
  武漢市體育局法規宣傳處負責人萬敏介紹,《武漢市全民健身條例》明確規定,公民健身不得影響他人的工作和生活。體育局也多次接到陀螺擾民的投訴,他們也專門研究過如何破解。市體育局已著手準備修訂相關條例的草案,擬對健身擾民造成惡劣影響的行為,明確規定相應處罰措施。
  武漢市風箏協會鞭陀專項委員會,是武漢唯一獲批的鞭陀愛好者民間組織,擁有註冊會員197人。該委員會副主任劉楚財稱,所有加入該委員會的鞭陀愛好者,入會時都會被要求在打陀螺時不得擾民。對於那些沒有入會愛好者,他們也沒有約束力。該委員會主任高偉說,目前全市約有6萬人在打陀螺,有人在自己鍛煉的時候會考慮他人的感受,也有部分人沒有考慮這些。同時,由於很多小區周邊沒有合適的場地打陀螺,居民只好在小區內打,造成一定程度的擾民。“其實,現在打陀螺不僅是一種鍛煉方式,更發展成城市的一種市民廣場文化,如何避免鍛煉身體和擾民之間的矛盾,需要政府在場地規劃與建設、打陀螺者對於時間和場地的選擇等方面,進行綜合考量。”
  鏈接
  居民公約讓社區安靜下來
  百步亭對治理健身噪音有著一套較成功的模式。該集團黨辦主任張繼濤介紹,百步亭每個小區都有小廣場,以前打陀螺噪音擾民的投訴很多。
  去年開始,百步亭發放了幾萬份調查問卷,由業主共同決定是否要整治噪音問題。結果顯示,70%以上的業主要求整治。經反覆征求雙方意見,最終於去年7月出台了《百步亭社區居民環境噪音控制公約》,規定居民健身時必須嚴格控制音量,並組織8名工作人員專門到各小區檢查。公約出台後,基本上沒有出現打陀螺擾民現象,居民投訴也大幅下降。
  華中師範大學社會學教授梅志罡認為,治理首先要從制定標準開始,相關部門首先要制定一個科學的噪音標準,包括允許噪音的大小、時間及場地。“如果沒有標準,執法就無從下手。”並且,可以發揮居民自治組織的作用,讓小區的熱心居民參與到噪音治理中來。
  (原標題:82歲老人跪求終止“陀螺戰爭”)
創作者介紹

波點

ts76tsga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